鱼粥粥

名字代表立场
鱼粥——喻文州=我老公

emmm喻队十八岁生日快乐呀,想了想还是不打tag了,毕竟我的生贺水的ya匹。提起你大家会想到的第一个词便是温柔了,但是我之前在日记里写过,世间的温柔是有很多种的,有的温柔是无用的,它细腻体贴,也懦弱瑟缩。有的温柔是自身的强大给予的,必要时也能利刃出鞘,击破长空。你当然是后者啦,有时我们总会觉得单用一个温柔来形容你太单薄片面,其实温柔也能折射出很多你的品质,比如坚韧,从容,冷静blabla
啊吹起我们喻队几个双声词当然是不够的,至少也得用四字成语(bu
总之新的一年也会很喜欢你啦,至少这一刻我有勇气说 我永远喜欢你 嗯
借用喻秃里的一句话结尾吧:

我爱他明亮的微笑,还有锋利又柔软的灵魂。

今天中午躺在床上心情真的很差的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心里难受得要命,也找不到难过的根源在哪里,返校赶作业应该也没这么让人难受的。但是真的不能丧下去了,返校再这样一星期丧两次一下3.5天高三真的要玩完。唉,喻文州的女人可不能轻易认输啊qwq

想变得更好。。但是又做不到。。

那迦你走吧,我这里真的不欢迎你qwq

泪洒机场路,辞别平安京qwq

记得六年级的时候对门的邻居家养了条小狗,不是多名贵的品种,就是条普通的小黑犬。因为住在顶楼的关系,邻居家就把小黑养在楼顶,不让它下楼。那时候我去楼顶很喜欢逗它,仗着自己跑得比它快,经常先过去引起它的注意,再迅速跑开,最喜欢看着它努力扑腾着小短腿却又追不上我的样子。小黑其实胆子很小,每次我下楼时,它也想跟着我下楼,我总会喝住它回去,看着它怯生生地缩回了头,才放心的下了楼。我想亲近它,却又害怕它的亲近。后来小黑被邻居送走,听说不久后就死了。不知道那时候的我听到后作何感想,但今天突然想起这个匆匆往来与我生命的过客,突然就觉得难受得要命。如果还能回到五年前,我不会再拿你寻开心,我要在你追上我前主动过去摸摸你的头,再仔细看看你于我已有些模糊的面容,也许能够填满现在这种莫须有的遗憾。

呜呜呜权宦也太好看了吧,好看得我哭泣_(:з」∠)_